劉強東:第四次零售革命意義將超互聯網

來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2017-07-11

  新技術正在給各行各業帶來巨大沖擊,也把零售業推到了風口浪尖。今天市場上會不斷地出現和零售有關的新名詞、新標簽、新概念、新模式。一個明確的共識是:零售業正處在變革的前夜。一場暴風雨過后,整個行業會煥然一新:帶來一些新的機會,同時也顛覆一些舊的模式。

  但是必須要看到的是:對零售業來說,變革常在、創新常在。從零售歷史來看,今天我們所面臨的變革和過去相比并沒有什么特別。技術的應用從來都沒有在根本上改變零售的本質。所以說,我們并不需要不斷地用新詞匯去定義一個行業。零售業的本質萬變不離其宗:成本、效率、體驗。抓住了這一點,我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未來行業的機會。

  零售的本質不變,仍然是成本、效率、體驗。那么改變的又是什么?其實當下的很多討論,我們的思維還停留在互聯網時代。過去20年的互聯網只是整個零售數字化進程的一個“序幕”。互聯網改變了交易端,但對供應端的影響還很小。數字化進程的下一幕——物聯網和智能化——對行業的改變會更加深刻、徹底。在我們即將跨入的智能時代,實現成本、效率、體驗的方式將變得完全不同。這也是未來零售業創新和價值實現的機會所在。

  零售業會走到哪里去?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京東是如何思考零售未來的:下一個10年到20年,零售業將迎來第四次零售革命。這場革命改變的不是零售,而是零售的基礎設施。零售的基礎設施將變得極其可塑化、智能化和協同化,推動“無界零售”時代的到來,實現成本、效率、體驗的升級。

  零售的本質沒有改變

  零售不存在新與舊。零售的本質一直都是:成本、效率和體驗,這一點從來沒有變過。我們回顧一下零售業的歷史,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這一點。

  第一次零售革命:百貨商店。世界上第一家百貨商店在1852年,打破了“前店后廠”的小作坊運作模式。百貨商店帶來兩方面的變化:在生產端支持大批量生產,降低了商品的價格。在消費端,百貨商店像博物館一樣陳列商品,減少奔波,使購物成為一種娛樂和享受。由于兼顧了成本和體驗,百貨店成為一種經典的零售業態,一直延續到今天。

  第二次零售革命:連鎖商店。1859年后開始走向高潮的連鎖商店也是一種經典業態。連鎖店建立了統一化管理和規模化運作的體系,提高了門店運營的效率,降低了成本。同時,連鎖商店分布范圍更廣,選址貼近居民社區,使購物變得非常便捷。

  第三次零售革命:超級市場。超級市場大約在1930年開始發展成形。超級市場開創了開架銷售、自我服務的模式,創造了一種全新體驗。此外超級市場還引入了現代化IT系統(收銀系統、訂貨系統、核算系統等),進一步提高了商品的流通速度和周轉效率。

  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序幕。上世紀90年代左右,電子商務開始普及。由于不受物理空間限制,商品的選擇范圍急劇擴大,使消費者擁有更多選擇。電商顛覆了傳統多級分銷體系,降低了分銷成本,使商品價格進一步下降。

  可以看到,從百貨商店、連鎖商店、超級市場,再到電子商務,零售歷史的發展一直圍繞著“成本、效率、體驗”在做文章。每一次新業態的出現,都至少在某一方面有所創新。而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業態往往能夠同時滿足成本、效率和體驗升級的要求。

  所以說零售的本質是不變的。零售未來可能會演化出更多新的業態,超越今天的想象。但無論它怎么發展,一定還是會緊緊圍繞“成本、效率、體驗”。過去是這樣,現在是這樣,我們堅信未來還會是這樣。

  零售基礎設施的改變

  零售的本質沒有變,那么什么在發生改變?我們認為:是零售的基礎設施一直在升級換代,不斷改變“成本、效率、體驗”的價值創造與價值獲取方式。

  準確地說,“零售基礎設施”這個概念是京東提出來的,以前并沒有。京東為什么要提出“零售基礎設施”?其實整個零售系統的進化說到底就是信息、商品和資金流動效率的升級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注意到一個趨勢:信息、商品和資金服務的提供者在一步步走向社會化、專業化。

  在最傳統的“前店后廠”小作坊模式中,不存在什么公共的基礎設施。該生產什么、生產多少(信息)、怎么把原材料運到店里(商品)、錢不夠了向誰去借(資金),這些問題通常是靠店主的一己之力去解決。

  隨著現代商業的發展,信息、商品、資金的流動開始逐漸轉移到外部,由第三方公司提供專業化的服務。比如:金融體系的創新解決了一部分資金問題,通過向銀行借款,而不是靠人情、靠“刷臉”,資金流動變得更有效率。互聯網金融出現后,進一步簡化了程序,降低了借貸門檻。

  在信息流方面,沃爾瑪的retail link是一個重要里程碑。上世紀90年代時,沃爾瑪建立了一個與上萬供應商共享的零售數據分享平臺(retail link),將銷售、庫存、門店數據等與合作的供應商進行共享,幫助他們對商品的生產、配送、定價、促銷等一系列活動進行優化。這標志著零售數據不再是某個企業的專有資產,而是大家可以共享、共同利用的公共資源。

  商品流動方面,物流也在從自有走向公共服務。早期很多制造商、銷售流通企業都自建倉儲設施、配置自有車輛和司機。第三方物流公司出現后,不僅實現了規模經濟和專業性,還促進了專業分工——生產和銷售商可以將物流外包出去,自己更加專注于核心價值的創造。在電商物流方面也有同樣的趨勢:亞馬遜推出的FBA(Fulfillment by Amazon)服務、京東的開放物流,都是把專業的第三方物流服務覆蓋到客戶端,實現了規模經濟和效率提升。

 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很明顯的一個趨勢:在信息、商品和資金流動效率提升的背后,是一套越來越社會化、專業化的服務系統。社會化是專業化的基礎,通過社會化能夠更好地實現規模經濟和網絡效應,提高專業化的水平。最終,信息、商品和資金流的服務會變成像水電煤一樣的公共基礎設施,將零售業的成本、效率、體驗推向新的層次。

  所以,京東認為:零售的改變其實是背后零售基礎設施的改變。未來零售的業態可以有許多新的形式,但背后的基礎設施會越來越社會化、專業化。零售業會演變成為互聯、共享的生態。看到了這一點,我們可以去理解即將到來的第四次零售革命。

(c)2008-2020納貝科技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備案號:渝ICP備12007298號
大发pk10是哪里的彩票